以新思维,开创施政新局面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8-19 09:14:47
访问量:

特首选举前瞻,选委建言:(二)以新思维,开创施政新局面

image.png

?

何敬麟:第十三届澳区全国人大代表、第五任行政长官选委会委员

?

澳门回归以来,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各方发展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不仅经济,而且在民生、医疗、教育等各方面都有非常大的进步。这是澳门回归20年来,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一国两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在中央政府和内地大力支持下,在历届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政府带领下,澳门社会各界人士充分发挥当家作主的热情和聪明才智,齐心协力、团结奋斗,取得的丰硕成果。

回归20年,历届政府施政理念的变化

??? 澳门回归20年来,四届特区政府在施政方面,也随着社会结构、社会状态不断变化调整。在第一、二届政府,尤其是第一届政府,当时处于回归初期,新生的澳门特区政府并没有完整的交接系统。时任中国副总理、澳门特区筹委会主任钱其琛指出,澳门特区政府与香港特区政府的筹组情况并不一样,香港特区主要官员主要是原来的一套班子,只是换一两个官员,澳门则几乎全套换掉。

??? 可以说,澳门在回归初期,属于基础差,底子薄,整个社会都处在低谷和迷茫的状态。当时特区政府主要官员虽然对澳门的管治经验尚浅,但在中央的支持下,在坚持“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原则下,以何厚铧为特首的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没有包袱、没有顾虑地拼搏和奋发,带领社会各界人士团结奋斗,开拓进取,在各方面取得历史性的成就,并且克服了亚洲金融危机、外部经济环境变化和非典疫情等带来的种种困难和挑战,妥善解决了一系列关系澳门全局和长远发展的重大问题,通过落实赌权开放和自由行政策,令澳门经济急速繁荣起来。

image.png

??? 在回归的前十年,澳门实现稳定繁荣发展,其经济、文化、社会治安等等都发生着可喜的变化,创造了两大奇迹:经济从回归前的连续4年“负增长”变成回归后年均两位数的跨越式增长;社会治安从回归前公认的“不靖”转变为现在众口一致的“良好”。这些都离不开当时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励精图治,与澳门同胞团结协作,无私奉献,以敢闯敢干、勇于创新进取的施政作风,开创澳门全新的景象。

??? 在经济高速增长之下,澳门特区第三、四届政府聚焦民生改善,通过丰富的财政,实行更广泛的民生政策,深化建设社会保障体系长效机制,坚持制度建设、资源投入,构建以民主改善民生的长效机制,尤其是近年国家政策大力支持,多个领域涵盖了融入粤港澳大湾区,通过跨境合作进一步拓展市民创业、置业、医疗等民生发展之路,解决社会各方面的问题,使得澳门居民的社会福利、生活水准也大大提升,直到目前,澳门居民享受着优越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

??? 但是近十年的发展,当局在施政方面也凸显出一些问题。首先是经济的飞速发展,导致多方面接轨不上的问题,包括法律和制度滞后、行政效率低、官员管治能力参差不齐等。以及在全域性和整体性的规划上经验和策略非常薄弱,逐渐形成了被动的施政形态,面对区域发展大势和社会创新需求,总是显得焦头烂额、极其被动,以致出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种短视政策。

image.png

去“惰性”,再造政府创新精神

??? 近年来,政府公务员团队不断增加,但问题不在于人多人少,而是整体思路接不上轨,甚至出现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局面。整个官场气氛变成不作为,或不敢作为,凡事都是“先调研再调研”,“论证再论证”,往往一部法律修订需要数年完成,一项政策需要几年才最终落地,瞻前顾后,最终错失发展良机。

??? 所以,社会各界对澳门行政效率低慢的诟病越来越感受深切。一些位居高位的上层官员,出现了思想懈怠、思想麻木,没有政治担当,碰到问题就绕弯走,能躲就躲,不能躲就拖,“明哲保身”,做做表面文章,凡事动动嘴,根本不务实,更遑论去拼搏、去创新了,这些都是思想根源上出现了问题,并且自上而下地在整个政治环境以及整个社会氛围造成非常消极的影响。

??? 澳门特区经历了2013年和2014年经济的轻度调整,如今进入回归祖国20周年的节点上,面对澳门经济发展存在的历史问题和面临的现实挑战,社会各层面都应该把把脉,真正思考澳门未来的发展。特区各级官员要树立好正确的权力观、利益观,准确定位自己的身份。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以及国际环境、国家政策等影响,执政上需要居安思危,持续推进经济发展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是国家对澳门提出促进经济适度多元发展的期望,亦是澳门社会共识。

image.png

打破“短视效应”,排解社会“迷茫”

??? 因之政府或政府官员行为的“短视效应”,所以现在澳门社会普遍存在“焦虑症”,由于当局在许多政务或政策、规划上,没有中长远的规划,始终没有明确的答案,而令市民感到迷茫。因此,特区政府从顶层到下层都要去思考:我们的施政目的放在哪里?民生福祉固然是重中之重,此外,在全局思维上,还需要未来新的特首和政府加强对澳门科学发展的规划,科学合理地利用、掌握、分配社会资源,制度性地安排社会发展远景规划,促进社会公平多元发展。比如未来在经屋和社屋的问题上,从整体考量,现在究竟是不是真的需要在每个地区兴建公屋?是否要因应现实需求考虑将一部分资源建设学校,一部分资源作为公共设施或康体设施?而不是罔顾现实而追求数位上的目标。再则,对于公屋政策,到底是以经屋为主,社屋为辅;抑或社屋为主,经屋为辅?进一步又该如何平衡夹心阶层的诉求呢?居民居住是民生问题的首位,但是如何满足居民的不同需求,需要政府从长远的公屋发展政策上分析规划。又比如,针对多年的“悬案”,轻轨未来怎么规划?是推倒重新来,还是继续耗下去?要给市民明确的规划,真正负责任的政府,真正具备管治能力、施政能力的政府,是凡事有规划,有目标,有交待,有结果。

创新思维,深度调整施政观

??? 政府要明确自己所处的位置,明确政府职责,优化管理和服务的方式。面对现时积弊,特区政府需要创新行政管理思维,对政府资源进行系统梳理和配置,以新的模式新的方法做好面向市民、企业的服务工作,提升政府施政和管治能力,促进社会和市场活力的目标。

??? 现时,澳门各界都广泛关注不断增加的旅客人数带来的承载力问题。面对庞大的旅客大军,政府亟待完善基础设施以及完成旧区活化,达到旅客分流效果。另一方面,针对是否征收旅客税的讨论,政府亦应该解放思想,创新方法,比如换个角度思考,未来能否将税金与抵用券、消费券挂钩,这样既能排解旅客对征税的怨言,也能达到优化旅客结构的目的,间接促进旅客抵澳的消费,维护澳门中小微企业的客群,而非为征税而征税。

??? 每年针对澳门市民的“现金分享”计划,已经实施了十二年,亦有必要对方案做进一步的优化检讨。实施过程中,可否探索拿出一定额度参考医疗的模式用消费券来替代?这样既未削减对市民的“派糖”福利,又可以通过创新模式撬动内需,引导本地消费,从而拉动社区经济和促进中小微企业的发展。为促进经济适度多元发展,政府一直提到构建良好的营商环境,但是多年未有看到实质的和有效的措施。所以未来不妨打开思路,以“造血”取代“输血”,对中小微企业发展“授之以渔”,创造更多有利的条件。

??? 在新时代国家改革开放进程中,尤其身处粤港澳大湾区这样一个创新发展前沿地带,澳门特区政府尤应摒弃保守的施政观念,充分发挥“一中心一平台”的特殊地位和优势,以敢为人先的精神,抓住“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重大机遇,顺势而为,乘势而上。最近一段时间,内地北方省市借鉴南方省市的施政观,提到“法无禁止即可为”和“法无授权不可为”两种观念差,而引发热议。现时特区政府也应该思考“法无禁止即可为”这个命题,在施政理念,办事方法上转变思维,进一步放松和优化行政监管、行政程式等,为构建良好的营商环境提供富有活力的社会氛围。

大局出发,推动澳门变革创新

??? 我们观察到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选举候选人贺一诚先生以“协同奋进,变革创新”为理念的参选宣言,当中提到变革创新,是充分把握社会症结,符合社会对未来特区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对未来工作的期望。贺一诚先生先后出任立法会副主席与主席,迄今已长达10年,非常了解澳门社会和政治环境,相信他会有魄力,有高端的政治智慧推动澳门改革与创新。

??? 同时要认识到“变革创新”的内涵。未来进行特首和特区政府换届,不是彻底更换各部门所有大小官员,变革不是“革掉”所有官员,更重要的是要在思维上的改变。

??? 以回归20年为新的起点,从顶层着手,从整体大局出发,科学决策,团结协作,稳步、持续推进社会改革创新,坚决贯彻基本法,推进澳门“一国两制”成功实践行稳致远,开创澳门新局面。

◆采访整理:潘英怀


'); })();